總統都能直選了 還有什麼是不能用選票選的?

翻蹴談 總統都能直選了 還有什麼是不能用選票選的? 有 2 則迴響

里約奧運結束了,對台灣人而言,在第三次政黨輪替後的這屆奧運會,又再次將威權時代留下的體育圈問題搬出檯面,不公不義的一面也引起國人一陣撻伐,甚至連國會議員也提出要再度修法,增設受政府補助一定金額以上單項運動協會應設公益理事,並修法規範透明化與監督機制,建立讓教育部體育署監督法律依據。來做為對策。

事實上今年上半年的會期就已經修法通過了《國民體育法》第四條、第八條、第十八條等條文的修正草案,其中第八條新增訂了:「民間依法成立之各種公益體育團體,其業務應受各該主管機關之指導及定期考核。
前項之考核項目應包括民眾參與之規劃。
下略」。
這些修法及修法方向都試圖透過法律訂下的外部監督的條款,讓單項運動協會的運作能被公部門或第三方人士來監督,增進民眾的參與和運作的透明度。

然而外部監督終究只是治標,若只靠外部監督,仍難免未來可能出現監督者與被監督者互通款曲,或是由公部門過度介入運作的情況發生。

為了讓這些被奧會傘下所承認唯一窗口的單項協會運作更正常化。應回歸人民團體自治的精神,將監督機制、參與機制回歸由社團法人自身的會員來運作,才是長久治本之計。

全國性單項協會的會員—以足協為例

2013年前的足協,是由個人會員和團體會員所組成,哪怕只是形式上的,只要每年換屆改選時,個人會員仍可透過票選出理事,讓理事選出常務理事,常務理事再選出理事長的方式來決定誰來領導。

2013年FIFA來函要求CTFA必須由團體會員組成,於是協會就在當年進行了章程的修訂。自此之後,便只有地方性體育會下設的單項運動委員會、國內頂級男女足聯賽的教練有選舉足協理事的資格。

這種章程的修訂結果,扼殺了球迷直接以會員身份進行參與進行監督的權利,更不合理的是,在過去都可以選出理事來間接選舉理事長,如今卻只有這些地方性體育會下設的單項運動委員會、國內頂級男女足聯賽的教練可以選舉理事、監事!
試問,這些地方地方性體育會下設的單項運動委員會的主任委員又是如何產生的?有任期制嗎?有民意基礎嗎?

掌握全國性的單項協會的權力門檻竟然降到如此之低,如此封閉。也難怪上任後,下情更加無法上達,關心該運動的民眾更加無門參與了。

正常的體系是怎麼組成的?

FIFA當初的要求並無不合理,他要求團體會員要由各地的足球團體代表來擔任。不合理的是當時的會務人員提出了一個不合理的方案(地方代表根本沒民意基礎)給FIFA。FIFA也未對協會提出的方案進行實質審查,才造成今日的惡局。

一個正常的全國性單項協運體系應該是由各個具有法人資格的地方性單項協會擔任團體會員而組成。

為何要強調法人資格?擁有法人資格主要優點如下:
一、關心足球的人士可就近加入地方足協成為會員,可以透過選舉理事長再來間接決定足協理事長的一票要投給誰。(古早時選舉國大代表來選總統,大家不陌生吧!)

二、具有法人資格的地方足協可以透過會員選出理事長,不必像現今的體育會下設足委會的主任委員,一幹就是好幾年,缺乏汰換機制。

三、具有法人資格就可以自行募款,舉辦活動不必再透過頂頭的體育會。也不用看體育會臉色,等著體育會每年撥款給單項委員會去推廣。

現行的協會們有多不正常?–以羽協為例

我們就從批踢踢上網友提供的中華民國羽球協會103年度跟105年度的收支明細表來看,雖然沒有細目,不過我們主要要看的重點並不在細目上。我們應該去質疑的,是一個全國性、受到國際奧會、羽球總會、體育署承認是唯一代表的單項運動協會,為何他的會員費用收入僅僅是新台幣13500、1000元?


姑且不論這些費用是團體會員還是個人會員的會費,光明細表的數據就明顯得可以看出這樣的會員基礎竟然可以被體育署認可為代表我國羽球運動的唯一窗口,接受著國民稅金的補助,實在是太不合理了。

一個健康的單項運動協會的營運,應該以增加參與人口為目的,讓喜愛、關心這項運動的人心甘情願每年繳納會費來維持會務運作。讓有心服務的會員有選舉理事和被選舉為理事的機會來推動整個運動項目。

但這就是台灣各個全國性單項運動協會最欠缺的,試問一個喜愛某項運動的朋友能夠填個資料就順利入會的機率有多高呢?試問已經是會員的,協會跟您每年按時收會費嗎?定期給會員看會務報告跟預、決算書嗎?

如何優化、修補現有體系的瑕疵

要怎麼去解決現狀的不足並不複雜,有兩個選擇。第一,就看權力的一方是要選擇繼續墮落還是成為提升的轉捩點。自行在任內修改章程,重新規定下設團體會員必須是各縣市具有法人資格的足球協會。

第二條路,就是透過中華奧會修改「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單項體育團體承認準則」,中華奧會的承認,是左右著為何單項協會可以成為台灣對外唯一窗口的條件之一。

一般性地來看,要成為對外唯一窗口必須要有國際單項總會(如FIFA)、國家奧會(CTOC)、和體育署的承認才行。

中華奧會對於一項運動的承認就規定在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單項體育團體承認準則。

其中,最能改變台灣各協會的參與程度的就屬第三條

第三條:依中華民國法律設立並有效存續之全國性單項體育團體,具備下列條件者,得申請本會承認:
一、 具有依法設立之地方體育會轄下各單項運動委員會之團體會員。
二、 每年舉辦之全國性比賽或活動符合奧林匹克憲章及其所屬國際運動總會之規定,有具體事實者。
三、已加入經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以下簡稱國際奧會)承認之國際運動總會,並遵循奧林匹克憲章及其所屬國際運動總會之規則辦理各項活動者。

倘若將此條文修訂為下列所示,才能改善被人民要參與會務卻被拒於門外的現況。

第三條:依中華民國法律設立並有效存續之全國性單項體育團體,須具備下列條件,始得申請本會承認:
一、 團體須僅為由具有依法設立之地方各單項運動協會之團體會員所組成。
二、 每年舉辦之全國性比賽或活動符合奧林匹克憲章及其所屬國際運動總會之規定,有具體事實者。
三、已加入經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以下簡稱國際奧會)承認之國際運動總會,並遵循奧林匹克憲章及其所屬國際運動總會之規則辦理各項活動者。
四、本條文施行前已取得本會承認但未符合上述條件之一者,應於4年內補正。

若能落實單項協會的階層化、會務得由會員透過直接間接選舉來自治,台灣的運動產業才能夠得到實質的升級。

如何與國民體育法配合

假設今日全國性的單項協會皆已完成階層化的法人團體會員體制,那麼新修訂的國民體育法第八條,由主官機關考核民眾參與的規定才會顯得有實益。

如此一來主管機關就能將會員的相關參與指標納入考核,例如,地方性協會是否不具正當理由拒決一般民眾成為會員?地方協會會員每年會費繳納情況、全國性協會的每年團體會員費是否有確實向團體會員收取?
若能落實由喜愛該運動的民眾透過成為會員,定期繳納會費來維持會務運作,不再主要依靠政府補助,這樣才能算得上是名符其實的正常協會!

似曾相似的場景

從1895的日本再到目前的中華民國,台灣人是經過多少年多少次的爭取才能選出有民意基礎的地方、中央民意代表和首長?這些單項協會就如同當年直接君臨台島的政權,沒有民意基礎就直接代表全國。在1987年民主化後台灣人一路爭取到了總統直選,但這些單項協會卻又僅靠著政府和奧會的唯一認可以及定期補助又多存活了近30年!

對政治有抱負和關心的公民都可以靠著定期的選舉被選舉來進入體制一展身手,為何在國民體育法修法時有沒有考慮到這一個瑕疵呢?整個問題的核心就是想參與的人沒有管道進入體制內去參與,增設公益理事有用嗎?

希望熱愛運動發展正常化的各路友志,一起繼續向前,推動更往下深耕一層的”全國性單項協會組織民主化 ”。別讓參與會務變成僅是少數人的權力遊戲!

2 Comments

  1. Kapri 2016-12-03 at 07:52:56

    What I find so inneiestrtg is you could never find this anywhere else.

  2. Kalyn 2016-12-03 at 09:07:08

    Kngodelwe wants to be free, just like these articles!

Leave a comment

Back to Top